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澳门十大娱乐网址大全  >  空天艺苑 > 正文

历史随感录-—古希腊文明

发布时间:2018-03-15    【来源:二院航天长峰】

古希腊是西方文明的两大源头之一,与古希伯来文明(Hebrew)成为西方世界的学问基石,要想了解西方,就必须了解希腊,今天西方的政治、经济、文艺、哲学、科学无一不发轫于古希腊。

西方的现代议会制源于古希腊雅典的城邦民主制,西方的大航海时代继承了古希腊的航海传统,西方的工业革命直接建立在欧几里得(Ευκλειδη?的几何学和阿基米德(Archimedes)的实验科学的基础上,而西方的文艺复兴则主要复兴的就是希腊的人文主义,而西方哲学有别于东方哲学重逻辑推演的传统也肇始于苏格拉底(Σωκρ?τη?、柏拉图(Πλτων)、亚里士多德(Αριστοτ?λη?一门师徒,西方的体育运动也源自于奥林匹克盛会。所以古希腊虽然已经消亡了数千年,今天只剩下一些如雅典卫城、帕特农神庙、宙斯神殿这样的残垣断壁,在落日秋风中引起后人一阵阵伤今怀古的浩叹,但希腊精神未死,希腊学问仍然渗透在今天西方社会的方方面面,今天以英美为代表的欧美国家,传承着希腊文明的衣钵。

  大家今天说的古希腊,不是一个朝代,而是一个漫长的上古时期,大约从远古到公元前146年,其包括了克里特文明时代(Κρ?τη)、迈锡尼文明时代和雅典城邦文明时代。其中以城邦时代对后世的影响较为深远,城邦时代持续了六百年,大约对应了中国从春秋到西汉景帝的时期。

克里特是爱琴海中的第一大岛,克里特文明距离今天太早(公元前1800年),没有较为清楚的历史记载,只留下一些文物和传说,米克斯迷宫和牛头怪的故事就来自于克里特岛,这个文明在一夜之间就灭亡了,到现在大家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自然灾害还是敌国入侵,众说纷纭。继克里特文明之后,在半岛上崛起了迈锡尼文明,大家所熟悉的《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战争(Τρο?α)就发生在这个时代,所以又叫做荷马时代,这个文明同样也毫无征兆的突然灭亡了。

  真正影响世界最深远、文明最辉煌的是城邦时代,城邦时代的古希腊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而是希腊伯罗奔尼撒半岛(Peloponissos)上一系列的城市国家,其中最为强大的有两个,一个是雅典,一个是斯巴达。

雅典实行贵族民主制度,而斯巴达实行军国主义制度。由于雅典地区的土地贫瘠,生产不了大量的粮食,物产只有橄榄、优质的大理石、粘土、葡萄,但是人必须吃粮食才能活着,大理石再漂亮、橄榄油再有营养也不能当饭吃,这就逼着雅典人必须出海贸易,拿着粘土做成的陶器、葡萄酿造的葡萄酒、 橄榄油做成的洗涤灵,乘船出海,到其他国家和别的民族贸易,换回自己需要的粮食。上帝是公平的,虽然没有给雅典人肥沃的土地,但是赐予了他们天然的阿提卡良港(Αττικ?和高超的航海天赋,凭借这个,雅典人驾着他们的商船纵横地中海,贩卖商品,成为贸易立国的商业国家。正因为是全民经商,而且是外向型的出口贸易,所以城邦内居民的社会阶层基本上就是大商人和小商人,都是和外国人做生意,所以在发展初期城邦内社会阶层之间矛盾不是很尖锐,容易形成全民结盟一致通过贸易赚取外国人钱的同盟,有实行民主的条件。不像东方亚细亚生产方式,比如古代中国、古代巴比伦、古代印度,是通过占有土地的方式对内剥削,所以国内一般矛盾比较尖锐,有对立的两大阶级,必须通过君主专制的方式统治,难以通过国内协商、妥协的方式来实行统治。   

 另外商业是资金密集型经济不像是农业需要大量的劳动力,需要奴隶和佃农,所以雅典国内的奴隶的比例比较低,且主要是债务奴隶,没有你死我活的民族矛盾,自由民是占大多数,有人数上的优势,不需要强力君主把自由民整合起来,实行军事独裁,来镇压奴隶,有实行民主的空间,没有产生强势帝王的土壤。

同时,商业比农业更有利于社会阶层的流动,在东方农业封建社会,一个人再有能力,如果没有土地,他就无法积累财富改变命运,而土地来自于祖先的遗留,与血统相关,社会阶层相对固化,而商业社会,一个人可以凭借智慧白手起家,社会底层靠个人奋斗改变命运的机会更多。

  就这样到了公元前五世纪,经过三百年的发展,雅典城邦的商业文明逐渐成熟,大家通过阅读史料可以发现,当时的雅典,中小工商业奴隶主与小农的人数达10万之众,占雅典自由民总数的60%,贵族奴隶主(包括第一、二等级)人数很少,总共不过4千人,仅占2%。而此时雅典公民的主食的花费在总花费中比例很低,仅为12.5%,副食的花费则高出主食3倍。

  这就说明,一个强大的中产阶级集团已经形成,中等收入占社会的大多数,平均收入较高,人民普遍生活富裕,贫富差距较小,古代城邦民主制诞生的条件初步具备。在占人口大多数的工商业者的支撑下,公元前594年民主派的代表人物梭伦(Solon, 638 - 559年)出任雅典城邦的第一任执政官,开启了奠定古代希腊城邦民主基础的“梭伦改革”,这次改革进行了全方位的制度设计,确立了古希腊的政治、法律、经济等各个领域的制度。  梭伦有着出身贵族,但有长期经商的个人经历,所以他设计的制度代表了广大工商业者的利益,具有古典民主色彩。

  在政治上,确立由全体20岁以上男性公民(奴隶除外)参加的公民大会为最高权力机构取代了之前的贵族会议,公民大会讨论决定关系城邦前途命运的大事,讨论形式为公民自由发言,可以展开激烈的辩论,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作出决议。公民大会中选出500人,组成500人大会,作为常设机构,具有近现代西方议会的雏形。

  同时废除了贵族对官职的垄断,不再以血统出身而以财产多少来划定社会等级,决定享有权利和占有资源的多少,把全体公民按照个人财产的多少分为四个等级,等级越高可以担任的政府职位就越高、范围越广,但在军事上承担的义务也就越大,最高等级参军需要提供马匹,而最低等级只需要提供棍棒。

在司法上,采取建立公民陪审法庭,有无财产的公民都可以参加,陪审员由抽签产生,具有后来近现代英美海洋法系的雏形。

在经济上,废除债务奴隶,商业不得以人身作为抵押,类似于今天的无限责任转为有限责任,鼓励橄榄油的出口,是后世重商主义的先声。

  这些改革,在大家今天看来,仿佛没有什么,但在千年前的希腊,已经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巨大进步了,政治上的全民选举,使得希腊避免了古代东方产生商纣、夏桀、隋炀帝这样暴君的可能,国家大事必须经过公民投票,像酒池肉林、修大运河、征高句丽这些劳民伤财、不得民心的举措,会被公民大会否决的,避免了人民受暴君欺压的可能。在社会地位问题上,以个人财产替代血统出身也具有起点公平的意义,血统出身是先天决定了的,个人后天如何努力也改变不了,父母是谁是子女无法更改的,而个人财产的多寡是可以通过后天努力改变的,古往今来出身贫苦白手起家,通过奋斗最后富甲一方的例子不胜枚举,比如霍英东、曾宪梓、李嘉诚、哈同(Silas Aaron Hardoon)。所以以财富决定身份具有进步性,而废除债务奴隶则能够降低做生意的风险,大家试想如果做买卖签合同都像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The Merchant of Venice)里那样以胸口的一磅肉为抵押,那谁还敢做生意,商业还能繁荣吗?

   所以,雅典的城邦民主制度在当时的世界上可以说是很先进的,同时代的中国还处在贵族统治的春秋时代,周天子、诸侯、卿、士都是靠血统代代传承,打破血统出身限制还要等到二百多年之后的商鞅变法(公元前359年)。但是研究历史客观的态度最重要,大家既不能因为个人好恶来贬低,也不能因为个人需要来无限拔高,雅典的城邦民主虽然具有进步性,但是他毕竟不是现代意义上的议会制,有他的历史局限性,雅典人的平等选举权仅限于公民,奴隶和外族人是没有权利的,所以平等是有限的,雅典不像后来罗马通过凯撒、屋大维的改革逐步给予拉丁同盟的外族人以公民权,而是只是在本民族和本阶层中实行平等,希腊人借希波战争胜利的东风成为提洛同盟(Delian League)的盟主之后,大肆压榨和剥削同盟中的其他城邦,只在雅典城邦的45万工商业奴隶主里搞平等,而对奴隶和提洛同盟的其他城邦加在一起的几百万人则大肆压迫。而且,工商业主和奴隶主被赋予了政治权利之后,就不在热心做生意和劳作,醉心于政治活动和享乐,成为了特权阶层,奴隶和外族人承担劳作却没有权利,阶级矛盾日益尖锐,城邦民主失去了土壤,这样就形成了僭主政治(Tyrannia)。所以雅典后来没能统一整个希腊,而是被马其顿灭亡了。而且希腊的城邦民主制也没有解决好如何避免吗“多数人的暴政“这个问题,出现了掌握真理的少数人被愚昧的多数人迫害的问题,比如大家都熟知的苏格拉底之死。

  除了政治以外,古希腊的哲学、科学、文学也都为近现代欧洲文明的发展,确定了基本走向。

古希腊的哲学是西方哲学的开端,以逻辑严密、崇尚理性为重要特点,其代表人物就是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一门师徒,他们开创了西方哲学理性主义的传统,西方近代哲学的很多学说,比如著名的笛卡尔(RenéDescartes)的“我思故我在”斯宾诺莎(Baruch de Spinoza “绝对必然”等大陆理性主义思想都是在希腊哲学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苏格拉底(Σωκρ?τη?认为研究自然等外在客观世界是无意义的,他一生致力于研究人的心灵,研究比如”什么是正义非正义、什么是勇敢、常识是怎样得来的”等这些抽象的、形而上的、非物质的问题。苏格拉底认为最高的信仰不是神,不是宙斯、波塞冬这样的天上的诸神,值得人追求的最高信仰是真理,是常识、是智慧,人之所以作恶是因为无知,人无法穷尽常识,应当时刻谦卑的意识到自己的无知。当他看到当时很多希腊的民众自以为聪明无所不知,骄傲自满,为了拯救这些愚昧的民众,苏格拉底就大街小巷的游走,到处和人辩论,通过和别人辩论,反驳别人的观点,找别人的逻辑漏洞, 以冷水浇头怀抱冰似的当头棒喝,来提醒大家,使大家发现自己的无知,这就是苏格拉底所说的“助产术”。

  可是人的本性都是吃顺不吃戗,无论古今中外,人都愿意听好听的,都愿意别人顺着自己,都不愿意听反面意见,不愿意被人反驳。所以尽管苏格拉底有一片启迪大众智慧的苦心,引导大众走出愚昧泥淖的高尚动机,但是他这种到处找人抬杠的方法,遭到了大多数人的反对,被百姓联名告上了法庭,由于当时苏格拉底的思想水平远远高于大多数普通百姓,他的苦心不能被大多数人所理解,就这样,陪审团表决,判处他死刑,苏格拉底的学生劝他逃走,但他不愿意破坏代表理性的城邦民主制,慷慨赴死、饮鸩自尽,以自己的死来唤醒人民。

苏格拉底虽然死了,但他开创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从他开始,西方哲学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开始分野,之后的数千年,物质和意识哪个是世界的本源成为了所有哲学家哲学派别研究的核心,而苏格拉底的“助产术”中所采用的分析、推理、诘问、归谬、因果、反证、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等辩论方法,为之后的逻辑学,奠定了基础。

  苏格拉底死后,他的学生柏拉图(Πλτων)接过了他的大旗,继续发展理性主义。 柏拉图认为,世界分为代表物质的“实体世界”和代表精神的“理念世界”。实体世界是变动不居的,是时刻处于变动之中的,是难以把握的。而“理念世界”是永恒不变的,是世界运行发展的内在本质规律,是可以把握的,是大家应该追求的。用最通俗的话说就是:大家认识的物质世界就像是一个勾的脸谱和穿着行头的花脸演员,今天勾黄脸,扎大靠他就是典韦,明天勾篮脸,穿箭衣他就是窦尔敦,大家无法把握他到底是谁,大家看到的都是现象。

而精神世界就好像是演员自己,卸了妆、脱了行头,他就是他自己,永远也不会变,好像是本质。大家认识世界,不要被他的装扮和脸谱所迷惑,要去看他的真实面目,把握世界的本质。在此基础上,柏拉图提出了著名的洞穴理论,就是说人类就好像是被绑在黑暗洞穴里的囚犯,只能通过火把的投影来看身后外面的世界,大家看到的不是事物的本来面目,只是模糊的轮廓,只有走出洞穴,才能看到事物的本来面目。

在这个理论中,柏拉图把影子比喻为现象,把洞外的真实事物比喻为本质,把黑洞和火把,比喻为人类因自身经历、常识和天赋的局限而形成的对事物的偏见。

  柏拉图认为大部分人,他们不学习哲学,不以理性的态度去看待世界,那么只能看到事物的现象、形式,是虚假的、是不可靠的。而学习了哲学的精英即哲学家,他们能用理性来认识世界,就像毛爷爷在《实践论》中所说的那样能“透过现象看本质”,所以能认识世界的本来面目,所以一个国家要想强大,必须由哲学家来管理,哲学家做国家领导人的国家才是理想之国,这就是著名的“理想国”(Πολιτε?α)的由来。柏拉图发展了苏格拉底开创的理性主义,精神高于物质,精神决定物质,物质不可靠,精神是永恒的。在此基础上提出,最高层次的爱情是没有任何肉体关系的精神爱情,这就是大家今天大家所熟知的“柏拉图式的恋爱”。通过柏拉图,客观唯心主义哲学派别得以确立,成为后世西方哲学理性主义的开端。

  柏拉图逝世后,他开办的雅典学院中的一位学生——亚里士多德(Αριστοτ?λη?继承了他的事业,他丰富和发展了柏拉图的学说,试图厘清物质和意识(理念)的关系,他认为物质和意识是相互对应的,是一般和个别的关系,意识是材料,理念是形式。意识不能离开物质而独立存在,比如渡渡鸟(Dodo)是一个名词,它本身和自然界中的一个实体相对应,是毛里求斯岛的一种鸟,但是上个世纪60年代这种鸟灭绝了,这个名词没有了实体,这个意识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成了废词。同样也没有离开意识的纯粹物质,世界上任何一种实际存在的东西,必然有一个名字,要不然大家无法称呼它,现在地球上每新发现每一个新元素,宇宙里每发现一颗新的行星都会起名字就是这个道理,意识和物质就像是人和衣服之间的关系,离开物质的意识就像是没人穿的衣服,失去了价值,被闲置了,离开意识的物质就像没穿衣服的人,没办法上街。

亚里士多德试图厘清物质和意识之间的关系,试图使物质意识彼此匹配,继承了他老师柏拉图关于理性高于一切的观念,亚里士多德在探讨物质和意识关系的过程中,运用了很多逻辑推演的方法,比如三段论,这位今后西方哲学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方法,规定了发展方向。

  通过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三代人的努力,西方哲学的基本风格基调就此确立,那就是重逻辑推演、重理性,研究的核心也基本确定,那就意识和物质的关系问题。就是从此时开始东西方的哲学开始分野,大家如果对比同时期的中国哲学,大家就会发现鲜明的差别,柏拉图生活的时代大体是中国春秋战国时代,柏拉图比孟子要大,比孔子要小。所以希腊的三大贤大体可以和中国的诸子百家来做横向的对比,大家可以把柏拉图的《理想国》和孔子的《论语》来做一下比较:

苏:这样看来,西蒙尼得所说的“正义是欠债还债”这句话,是别有所指的。

  玻:无疑是别有所指的。他认为朋友之间应该与人为善,不应该与人为恶。

  苏:我明白了。如果双方是朋友,又,如果把钱归还原主,对收方或还方是有害的,这就不算是还债了。你看,这是不是符合西蒙尼得的意思?

  玻:的确是的。

  苏:那么,大家欠敌人的要不要归还呢?

  玻:应当要还。不过我想敌人对敌人所欠的无非是恶,因为这才是恰如其份的。

  苏:西蒙尼得跟别的诗人一样,对于什么是正义说得含糊不清。他实在的意思是说,正义就是给每个人以适如其份的报答,这就是他所谓的“还债”。

                            柏拉图《理想国》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论语》

  通过对比大家会发现,《理想国》中每段话之间充满了严密的逻辑性,环环相扣、层层递进。上面选取的一段话就是讨论“欠债不还是作恶”这句话是否成立所做的讨论,对话的两方,就像辩论会的正方两方一样,一方质疑,一方证明,一方又反驳,循环往复,简而言之就是大家俗话说的“抬杠”,柏拉图《理想国》和苏格拉底的助产术非常像传统相声里刘宝瑞和郭启儒合说的的《蛤蟆鼓》,就是两个人抬杠,抬的过程中运用了因果律、三段论、反证法等很多逻辑方法抓对方悖论、二律背反的逻辑漏洞,充满了矛盾和冲突,逻辑张力极强,追求的是智慧。

  而反观《论语》,每段话之间没有逻辑的严密的联系,是片段式、语录体的,随口说出,有感而发。没有甲乙双方激烈的论辩、严密的推理、严谨的论证,而是像一位老人在讲道理,讲做人、学习、处事、交友的道理,没有咄咄逼人、步步紧逼的论战,而是一种循循善诱、娓娓道来的讲述,一种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熏陶,如果说希腊哲学充满了逻辑的张力,那么中国哲学则充满了伦理的温情,如果说希腊哲学促进人们追求智慧和理性的话,那么中国儒家哲学思想则是引导人们把握道德和情感,后世的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也都沿着理性与感性,道德与智慧,这两条截然不同的路发展下去。

  古希腊时期的文学是西方文学的发轫,基本奠定了后世西方文学人与命运搏斗的主题,和以悲剧为主调的基本风格。古希腊时期最有成就的文学类型是三个形式,那就是希腊神话、荷马史诗、古希腊戏剧。而希腊神话是所有文学形式的基本母题,希腊神话的最大特点是人神同性,希腊神话中的诸神不像中国神话里的神仙一样都是道德高尚的贤人,高尚的近乎完美,没有一点缺点,都是救人民于水火之中的的英雄,具有舍己为人、舍生取义的崇高品质,比如夸父追日、大禹治水、女娲补天、精卫填海、大舜耕田、后羿射日,这些故事里中国的神仙们为了抗洪三过家门而不入,为了百姓怒射骄横的太阳,为了润泽后世百姓把自己身体化作美丽的邓林,充分显示了中国神话“尚德”的特点。相比较,希腊神话中的神仙就没那么完美,他和普通人一样真实,有各种缺点,贪婪、霸道、好色、嫉妒,会干各种不同的坏事,比如宙斯会经常下凡勾引良家妇女,留下各种私生子;宙斯残酷迫害为人类盗取天火的普罗米修斯;而天后赫拉其妒无比,迫害宙斯的情妇;雅典娜会红杏出墙,和情人私通;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战争,就是因为天神们为了争抢代表最美丽的金苹果而引发。充分体现了希腊神话“纵欲”的特点。其基本风格奠定了后世西方文学艺术的“真”高于“善”和“美”的风格基调和追求人性的解放、不以纵欲为恶的价值取向。后来的文艺复兴运动、宗教改革、启蒙运动实际就是希腊学问的回归与复兴,强调人性的解放,反对约束和压抑人的欲望,追求反映人性的真实。

  古希腊时期的戏剧—也奠定了后世西方文学的另一个风格,就是彻底的悲剧意识,比如索福克勒斯(Sophocles)的《俄狄浦斯王》和欧里庇得斯的(Euripides)的《美狄亚》,都是以悲惨情节结尾的悲剧,俄狄浦斯与命运搏斗了半生最终难逃弑父的宿命,悲惨的刺瞎了自己的双眼;美狄亚被丈夫抛弃,残忍的杀害了自己的孩子和情敌,留下丈夫孤独终老。这些悲惨的结局在中国戏剧中绝对不会出现,中国的戏剧一般都是以大团圆的喜剧收场,所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悲剧,都是悲喜剧。希腊古代戏剧也开创了西方文学一个永远的母题,那就是“人与命运”,俄狄浦斯终其一生都想逃脱宿命的枷锁,通过个人努力改变命运,但最终徒劳无功,个人力量在命运面前显得如此的软弱和渺小,人在和命运的抗争中产生了巨大的震撼力和文学张力,类似的主题在后世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和贝多芬的交响乐中都有表现。

  除了政治、哲学、文学这些人文学科,古希腊的自然科学也对后世西方科学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欧几里得(Ευκλειδη?几何学中的重要方法—从不证自明的公理为前提开始推理演绎,最终得到结论,成为后世数学和理论物理主要采取的推演方法和原则。而阿基米德(Archimedes)的浮力原理所采取的观察自然—提出假设—实验检验—得出结论的套路,为后世实验科学的发展提供了可靠的方法。

  千年弹指一挥间,昨日辉煌的古希腊城邦今天成为了历史长河中转瞬即逝的一朵浪花,雅典卫城、帕特农神庙、宙斯神殿这些历史遗迹,也已随着历史沧海桑田的变迁,化作了了斑驳破败的断壁残垣,但是希腊精神不死,希腊文明所蕴含的人类对对真理的探求和对幸福的追寻,成为留给后人最宝贵的精神财富,这种精神,依旧在21世纪的今天,焕发着光芒,也必将在大家的手中薪火相传。

(航天长峰 崔雪妍)


【关闭】    【打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